相关文章

...-淘金记 老外 表演 主力 个体户 演出市场 外籍 歌手 妮娜 乐手...

  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每当夜色深沉,上海的各色酒吧、宾馆等娱乐场所便喧闹起来,肤色各异的外籍演员们陆续粉墨登场,或弹唱、或歌舞,或表演魔术杂技,给大都市带来了浓重的异域风情。

  然而,有多少人知道,这些外籍演艺人员在光鲜舞台背后真实的生存状态?又有多少人知道,在“洋打工”的淘金热潮中,本地演出市场又有几分烦恼和忧虑?

  外籍演员纷至沓来东欧美女是“主力”

  老外来中国打工早已司空见惯,在星级酒店一边用餐一边欣赏外国乐队、歌手表演也屡见不鲜。在上海的演艺市场,活跃着一批外国籍的职业演艺人,他们利用各自的艺术特长在这座城市挖掘生存与发展的空隙。

  “我对这些外籍演艺人员比较了解。”在圈儿里,Miki这个英文名字是无人不晓的,他是这一行的“资深人士”,中文名叫周炯民。从上世纪90年代起,周炯民就开始引进外籍演员来沪演出,他最辉煌的业绩是,曾任2010年世博会开闭幕式外籍演出团队总监,在短短数月内便召集了50多个国家的120多位外籍演员,也因而被戏称为“多国部队司令”。

  虽然他引进的演员来自五大洲,但人数最多的还属东欧美女,尤其是身材高挑、白皮肤、蓝眼睛的俄罗斯美少女。“我比较欣赏东欧国家的艺术氛围,比如俄罗斯、乌克兰、哈萨克斯坦,那里学艺术的孩子非常多,民族舞、古典舞的功底扎实。”周炯民直言,因为几乎每年都要去俄罗斯的艺术学校物色人才,因此自学成才说得一口流利的俄语,“吃过翻译的亏,害我多花好多钱,引进东欧的演员,还不是图她们相对便宜么?”

  除了金发碧眼的欧美人,南美洲、非洲也来了不少洋演员,不同的肤色、发色、瞳孔颜色,成了这些乐手、歌手、舞者的标志性特色,他们明显比黑头发、黄皮肤的亚裔更受待见。“这或许是市场需求所决定的。”周炯民说,上海的娱乐行业“崇洋媚外”,有一张洋面孔在台上摆造型,显得高端了许多。本地观众是看腻了中国面孔,换成老外登台别有新鲜感,由老外表演源自海外的艺术,更加原汁原味;而场所经营者或许并不懂艺术,他们或许只是觉得启用老外演员有面子,潜台词是———看,老外在为我们打工!

  赚钱、养家、圆梦老外打工者来沪淘金

  说起来是外国演员、洋模特,穿着绚丽的舞台装,时常出入高档场所和剧院,但他们中绝大多数都只是艺术工作者,而不是艺术家。他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,更多的只是为了找一份外表光鲜、收入不俗的工作。

  作为一家民营文化公司的负责人,周炯民表示,公司引进的外籍演员大多家境普通甚至贫穷,这些18岁到25岁的年轻姑娘,往往承担着赚钱养家的重任。卡佳(化名)来沪时口袋里只揣着100元美金,她不懂名牌,不讲究吃穿,第一次目睹上海的繁华。她向老板借钱,理由是父母失业了,承诺按月用工资抵扣。卡佳通过敬业的舞台表现,很快就还清了欠款,还有节余寄回老家。等到一年后回家时,她穿起了时尚漂亮的衣服,还捎带了满满两箱物品,在她的老家,就连从上海带来的拉杆箱都能卖掉。